有话大声说出来

——谨以此文献给姐姐

不知啥原因,特想写一篇关于姐姐的文字久矣。前天(九月二十三日)终于见到姐姐,写篇文字的欲望愈发强烈,终于动笔,一吐为快。

其实我和姐姐十多年没见了,这十多年间不知从啥时候起,在我内心里莫名的叫她姐姐,当然也没征求她同意。

我与姐姐相识于一九八八年的秋天,在这个丰收的季节里,由于工作的原因,我和姐姐来到了同一所学校。那一年我虚岁十八,姐姐则大我三岁。我比姐姐早去了两个月。那时的姐姐红西服,白衬衣,藏青色的裤子,笔直的裤线,高跟皮鞋,高高的个子,头发挽起来扎一蝴蝶结,戴一特知识分子的眼镜。浑身上下飒爽英姿,青春尽显。

姐姐很爱笑,笑声爽朗,一脸阳光。工作之余,我、卢同学、姐姐三个小年轻便海侃神聊。那时候的热播剧《昨夜星辰》迷倒了中国亿万观众,也成了我们的聊资焦点。当然有时也聊点别的,家长里短呐,兴趣爱好啦啥的,总是聊得酣畅淋漓,欢声笑语不断。卢同学能歌善舞,多才多艺,歌唱得好,戏唱得棒,有时也来两嗓子,让我们一饱耳福。记忆中那时仿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值得终生难忘的东西,就是平凡而又简单的工作生活。现在想起来,觉得那时是我有生以来最无忧无虑、最开心快乐的时光。也许是基于此吧,我老是对那段时光念念不忘。

岁月总是那样不尽人意,不管你喜也好、忧也罢,总是那样一路小跑,永不停息。甚至你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,还觉得没玩够,青春却从你身边溜走了。转眼和姐姐认识了二十七年了,也有十多年没见到姐姐了。闲下来没事的时候,有时拿出老照片瞧瞧,记忆的闸门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总是边看边念叨,“姐姐你现在过得好吗?”其实我与姐姐家离的很近,有时很想去看看姐姐,似乎有万语千言,似乎三天三夜也聊不完。但是见了面又说什么呢?还是把对姐姐的思念当成一个美好的梦想吧!这个梦很甜,梦中你会抿嘴带笑的。

其实有的梦想真的可以实现,真的可以梦想成真,就如我的游泰山的梦想一样。有时候让你预想不到、措不及防。两个月前,我无意中打开电脑,发现QQ上有一个留言,直呼我名,并且要我的手机号。能直呼我名的是熟人无疑了,再一看资料,女,25岁,头像是一个青春美少女。我愣了,当然头像和年龄不一定是真实的。既是熟人又会是谁呢?再一看地址似乎明白了,莫非是姐姐不成?我便试探着给她留了言,“我猜到你是谁了!”似乎意犹未尽,又留一言“你就是我朝思暮想、近在咫尺、久未谋面的姐姐。”随即把手机号也发了过去。电话紧接着打了过来,是的,是姐姐亲切的、久违的声音。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我有点手足无措,声音也有些哽咽,只是“嗯嗯”的答应着,竟不知说什么好......

今年的九月二十三日,我去参加了姐姐女儿的婚宴。姐姐见到我笑容满面,伸出大手,我握住姐姐温暖的手,很自然的、发自内心的叫了声姐姐,姐姐很开心(相识以来这是第一次当面叫她姐姐).看到姐姐容光焕发,英姿不减,姐姐一家幸福美满,我也很开心,由衷的为姐姐一家感到高兴。

姐呀!我只想和你说一句,发自肺腑的,你这个姐我叫定了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。谁让我没亲姐姐呢!如果你认可,俺就向全世界大声宣布:俺有亲姐姐了!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有话大声说出来